首页 > 书香校园 > 正文

溯源燕京学社:国学泰斗为何都师出美国?
2017-11-29 18:27:19   来源:   评论:0 点击:

溯源燕京学社:国学泰斗为何都师出美国? 腾讯读书
                                            溯源燕京学社:国学泰斗为何都师出美国?

                                        腾讯读书


溯源燕京学社:国学泰斗为何都师出美国?
       哈佛燕京学社成立归功于美国富豪和传教士讲到哈佛燕京学社,很多人都把它跟哈佛大学混在一起,其实它是一个独立的机构,而非哈佛大学的一部分。我和一些学者都是带着双重身份到哈佛大学去访学,既是哈佛大学的访问学者,更主要的是哈佛燕京的交流学者。
      哈佛燕京这个机构的出现要感谢两个人,其一是资金赞助者——美国人霍尔,他是发明了电解铝后成为美国铝业公司的老板。但是霍尔本身是穷人出身,他将所有的资产都捐给哈佛大学,并规定,必须用其中一部分资金来研究中国文化。他提出这个规定的原因,我曾听过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霍尔认识两个中国留学生,他们品德高尚、学习勤奋、智慧过人,霍尔认为中国文化对这两名留学生有大的影响,因此规定经费里面必须有一部分用于研究中国文化。我在美国也听到另一种说法,他做这样的规定完全是出于对中国文化的重视,但并不是文化侵略,因为去哈佛燕京访学前,我们必须签署承诺“以后必须回国服务”。当时有些人千方百计想留在美国,哈佛燕京的管理人员很生气地说道:“我们给你钱是让你帮助中国做研究,你们都留下来干什么呢?”最初,很多中国学者英语不好,外文系的人因为英语好获得很多访学机会,哈佛燕京的人会抱怨外文系的人派得太多。后来,哈佛燕京派人到中国与学者见面,有时甚至不让你讲英文,讲中文就可以。
       第二个重要的人物是司徒雷登,我们这一代人都读过毛主席的《别了,司徒雷登》,将他作为反面人物,作为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代表。毛主席写的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对美国侵华政策的严厉批评。我有一次到美国的一个革命后代联谊会里面去做报告,碰到司徒雷登的外甥,他招待我到他的家里参观。他后来很感慨,说:“美国人都忘了司徒雷登,中国人却还记得他。”我说:“我们记住他因为毛主席把他当成反面人物批判,这是政治造成的悲哀。”
       司徒雷登原来是一个传教士,因为他的父辈是在杭州传教的传教士,司徒雷登生在杭州,会说杭州方言,他先会中文,然后再回美国学习英文,所以人家说他了解中国超过了解美国。燕京大学是教会学校,资金不多,所以他千方百计到美国争取资金。他听说霍尔资助中国研究的经费,想争取,但被北大捷足先登。因为哈佛大学要将钱用于研究中国文化,必须找一所中国的大学合作,当时肯定首选北大,燕京大学那一年刚刚建立,还是一所小学校,没有资格。
      但是第二年,哈佛大学用这笔钱在上海找一个美国人帮忙搜集敦煌的资料,这个美国人采取帝国主义卑鄙的手段,到敦煌买通了看管的人,用胶布贴在敦煌石窟的壁画上面,把壁画揭走,美国现在有一些博物馆里面放着的就是他当初用胶布揭走的画。这个消息传出来后引起了中国人的愤慨,一方面披露这个消息,一方面要求政府制止。正是在这个时候,司徒雷登及时地到哈佛大学游说,称燕京大学才应该是哈佛合作的对象,哈佛大学决定把这笔钱交给燕京大学,并建立哈佛燕京学社。
       洪业主持哈佛燕京学社:中西文化交流重要基地
      如果没有司徒雷登的努力,哈佛不会跟燕京大学合作,也就不会发生之后的故事。哈佛燕京学社建立起来后到1950年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都由洪煨莲主持沟通。洪煨莲生在海外,中文基础不好,对中国的了解也很有限,但是他到了国内以后被中国文化的魅力所吸引,发奋学习中国文化,并且成为研究杜甫的专家,他到中国的时间不长就表现出了对中国文化极强的研究能力。
        更重要的是洪煨莲不仅自己作学问,还起了很好的沟通组织作用。那笔钱做了几件事:第一方面,培养人才。哈佛燕京学社资助学生去美国学习,以燕京大学为主,也包括燕京以外的学者,专业并不限于历史,还包括人文方面。燕京大学为节约经费,缩短留学时间,跟哈佛达成协议,凡是燕京大学合格毕业的研究生,哈佛大学承认他同时是哈佛的硕士,然后到美国读博深造。
      我的老师谭其骧先生,按照规定毕业时可以同时取得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然后赴美留学,但他硕士还没有毕业,论文就先完成,哈佛方面就请他到哈佛去上课,他连硕士证书都没有拿。而其他的同学,都是在中国拿到燕京大学的毕业证书后到美国读哈佛的博士。海峡两岸一些重要的历史学家大多数都是通过这个途径成功的。另外还在美国资助中国的留学生,他们学成归国,对国内学术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此外,由于中国文化与日本有很多相似之处,他资助美国的学生、学社到中国和日本进行学术研究。其中就包括美国最重要的中国专家费正清,他不仅在学术上有所成就,对美国的政治也有很大影响,比如中美建交前,总统尼克松等人就曾经向他做过咨询,中美关系改善后,费正清又到中国访问,回到美国后写了很详细的报告。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人,基本上都是他的学生。还有一位哈佛燕京资助的埃德温•赖肖尔,后来成为美国研究日本问题的专家,曾经做过美国驻日本大使。
        第二方面,哈佛大学委托燕京大学用这笔钱在中国买书,在哈佛燕京建成图书馆,现在馆内藏有中文、日文、韩文、越南文等书籍,对于亚洲研究十分重要,其中很多中文书的善本是我们国内所没有的。洪业还很有眼光的将当时大家当废纸一样的资料搜集整理。我在哈佛燕京访学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这个图书馆里面,现在去的年轻人也几乎都泡在里面。
        美国委托燕京大学买书需要付很高的手续费,燕京大学就拿这笔手续费购买图书。最初,燕京大学里面主要是西文书,中文书籍不多,更没有中国古籍,后来,靠这笔手续费购买的书籍文献,基本上可以满足中国历史文化研究的需要。在燕京大学我们甚至还发现了一些稿本,其中有一本就是清朝末年汪士铎的手稿,汪士铎对中国人口有很多独特的观点,又被称为中国的马尔萨斯。汪士铎曾提出要减少人口必须要减少妇女,所以他鼓励一部分女孩子从小明确不许结婚,非常极端,由此也可以看出清朝末年人口矛盾的尖锐性。这样的书以前并没有出过,燕京大学把它作为稿本书出版。一方面我们很遗憾好多书都卖到了国外,但另一方面我们也承认,如果哈佛燕京学社没有收购这批书,很多书后来肯定都会被毁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刘慈欣:科幻小说越来越困难
下一篇:任晓雯最新长篇《好人宋没用》书写大时代中的小人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