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香校园 > 正文

龙应台谈散文
2013-05-29 12:05: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龙应台谈散文引者按:看到好的文章高兴,看到好的谈论文章的文章也让人高兴。这里就是一篇,龙应台的。龙的文章让人喜欢,但是她好像很少直
龙应台谈散文
 
引者按:看到好的文章高兴,看到好的谈论文章的文章也让人高兴。这里就是一篇,龙应台的。龙的文章让人喜欢,但是她好像很少直接谈论散文的问题,虽然小说在早年有所谈论。这里这一篇,龙谈了许多问题,读了有许多思考不尽者,很喜欢,这里全文录出,和诸位朋友一起分享。
   龙应台得九歌年度散文奖后 十问十答自揭密。
   1.恭喜你获得九歌年度散文奖,愿意说一下“得奖感言”吗?
   首先想到九歌,一个小出版社,可以这样抵抗外面翻天覆地的商业和政治漩涡,朴朴素素一路走来,多么令人敬重。因此这是一个特别“纯净”的奖,我觉得光荣。
  和许多成名的文学同行不同,龙应台好像从来没得过什么奖。惟一得过的奖,是1997年的“年度最佳散文奖”,性质和九歌的奖竟然一样,却来自上海。
  《紫藤庐》是为台北这个城市而写的。这个城市之于我当然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我曾经将整个生命投注其中,用一种近乎粉身碎骨的执著和激情。离开刚好满一年,紫藤庐古迹因《紫藤庐》文章而传播海外,而我又回到重新“文艺复兴”的中山堂里接受九歌的盛意,感觉好像……好像在漂泊的路上忽然发现一蓬当年种下的金盏菊,刚好盛开。
  2.这是奖誉年度创作最优秀的散文家,请问散文创作对你这位痴迷的文化说梦者,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当我带着梦想前进时,它是我披荆斩棘的剑、照亮夜路的灯,使我不知畏惧到近乎愚笨地往前走。当我想后退时kk现实的尘埃滚滚又常使我想后退想躲藏,它是我留着缝的逃生门、“仿佛若有光”的桃花源,使我宁静,使我从容。写作是一个内在大宇宙,使我可以温润地看待本质上悲苦无常的人生。
  3.早年杨牧曾将中国近代散文分为小品、记述、寓言、抒情、议论、说理、杂文七类。如果请你为散文分类,你会如何分?如何看你自己的散文风格?
  分类确实很困难,因为被界定为“抒情”体的往往蕴有“说理”,而被认为是“说理”的文章又可以“笔锋常带感情”。以古典散文来说,譬如司马迁的《报任安书》,“抒”的是神鬼哭泣的大痛,但是“说”的又是深刻入骨的道理。它究竟是抒情还是说理呢?庄子的“寓言”貌似“抒情”其实在“议论”。在中国的散文传统中,纯粹抒情的———以美文表达意境,属于少数,因为这种表达往往用诗歌更有效;多数,不论是“抒情”体还是“说理”体,其实还是在“说理”,有的选择气势磅薄,有的选择绵密细致。
  我自己的散文,可能受今人影响少,得古人影响多。虽然用的是白话文,在风格上其实和古典散文是一脉相传的。在写作的逻辑感和修辞“策略”上,譬如说,我自觉和韩非、和苏轼是心灵相通的。
  4.中文文学有十分壮丽的散文传统,西方如英国以培根为代表也发展出一个平易而不平淡的散文传统。散文体裁多样、笔锋各异,请问能否举出几位你欣赏的散文大家?
  在中文作家里我欣赏韩非的冷峻,庄子的放肆,柳宗元的内敛,苏轼的舒展,张岱的清澈。外文作家里我觉得柏拉图才气纵横,尼采的文字有性格魅力,写《湖滨散记》的梭罗用文字创意境的本事很高。活着的作家里我欣赏德国的Enzensberger,可惜中文读者不太认识他。
  5.《在紫藤庐和Starbucks之间》这篇得奖作展现你对文化的情与识,透彻、犀利,正是龙应台散文本色。以这样的关切主题和行文风格来看,说你是为知识分子写作的作家,你赞同吗?
  如果你说的“知识分子”指的是教育水准较高的人,是的,我的读者比较多是大学程度以上的人,不论是在海外或是台湾。但是,真正只为“知识分子”而写的,其实是学者;学者谈“全球化”、“现代化”的著作不知有多少,但读者大多局限于学术圈内的研究者。相形之下,我的文章反而是为“普罗大众”写的;谈的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关心的严肃议题,使用的媒介却是文学的语言。如果要打动学术围墙外面的人,文字的感染力是不可或缺的。而所谓文字的感染力或“煽动力”,不就是文学的魅力吗?
  6.请谈谈你的散文创作观,有何古典理念?有何现代精神?
  我写批评文章的时候,有几个“坚持”,第一是事实的掌握尽量完备,批评绝不超过事实范围,也就是以事实论断,但不做动机揣测。第二是对自己存疑,保留一个空间:会不会有一个我看不见的死角呢?第三是我自己必须经得起实践的考验。我所高举的道德标准,必须是我自己做得到的,也就是言行的一致。“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都是高标准。一个人往往要被测试了,被诱惑了,才知道自己的品格真正是什么。
  这些原则我当然不见得做得到,但它至少是我在暗室中检验自己的标准。我常觉得,写虚构文类(譬如小说)的作者,是可以言行不一致的,也就是说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在现实生活里可以是个委琐不堪的人,但是写杂文的作者不可以。
  至于比较广义的散文,我觉得人们有两个误解,一个是以为说理的文章把道理说出来就好,另一个是以为抒情的文章把感觉抒发出来就是。前者忽视了散文对文字这门艺术的要求,后者忽视了散文对深刻的要求;深刻,可以是思想,可以是感情。
  议论文章要成为散文,不能只有精辟的论点,见人之所未见,它一定要有文学的标准:逻辑的缜密、字句的精准通畅、结构的呼应关系、气势的拿捏、典故或意象的运用等等,也就是说整体文字的魅力,才是灵魂所在。再好的思想如果没有精炼的文字载体,亦即文采,也进不了散文的领域。
  至于抒情文章,我没见过好的抒情文章是没有“洞见”的kk让读者看见他之前看不见的东西:一阵美的悸动,一个瞬间的顿悟,一种挥之不去的悲凉,一个刹那间的发现。好的抒情散文绝不只是浮面的美文,它以作者感情或思想的深刻为读者带来“发现”,《赤壁赋》如此,《春夜宴桃李园序》也如此。
  7.请谈谈你的生活美学,什么是你心中永恒的意象,什么是你渴望的探索?
  40岁的时候,发现自己不懂历史;不懂得历史,怎么可能懂得现在?于是我开始探索历史,想从历史那个巨大的坐标里找到自己渺小的位置,张大了眼睛想看清楚。
  51岁的时候,父亲过世,第一次经验至亲的人的死亡。我发现自己不懂死亡;不懂得死亡,怎么可能懂得生命?我才发现,面对深不可测的死亡,连一万年的历史也不过是一粒星尘。
  那“永恒的意象”就是:我像一粒灰尘在无边无际无终结无起点的空旷里,张望意义。
  8.最近台湾政治新闻里出现“教养”这一词汇,你愿不愿为广大民众稍加诠释?
  啊,突然来一个“入世”的问题。让我从“空旷”里先回神过来。
  在香港不太看台湾新闻,所以不知道政治新闻谈“教养”的意思。在我的理解中,“教养”就是“有所不为”。有些价值,经过时间的考验,成为核心价值,成为衡量是非善恶的根本标准,不容许动摇,那么“再怎么野蛮”也不降低自己的标准,就是“教养”。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固然是教养,陶渊明不肯为五斗米折腰也是。君子不欺暗室是教养,小民因为头上三尺有神明而自制,也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教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是。“不以言举人”是教养,“不以言废人”也是。
   “教养”指的是长时间培养出来的心中不灭的价值标准,作为行为的准则,低于这个标准的事情是宁死不做的。没有这个标准的时候,就可能为所欲为,降到最低也不为低,坏到最坏也不算坏。
  9.担负过三年半的公职责任,对你的文学自我有没有影响?有。它加深了我对“人”的认识。对“人”的认识是文学的本金。
  10.在香港生活的情形如何?
  很愉快。我带一班硕士学生,旁听的特别多。学生的文学程度不太高,但是很专心很用心地学。在台湾,我大概一年作一场演讲,在香港却平均一个月一次,希望为香港带来多一点人文的关怀吧。原来以为香港人市侩、势利、傲慢奸巧,来了之后发现香港人在复杂的表面下透着单纯与内敛,其实很可爱。
  来到香港之后,每天的电子信箱里都有各种邀约来自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上海、北京、南京、成都……发现一个文化的华文世界真的在形成中,而香港处于中心,像个枢纽,很有趣。
  邀约很多,但我不常去。和14岁的华飞一起生活,打球、下棋、谈天下大事同时洗衣服煮饭拖地,享受做妈妈的幸福感。
  仍旧有漂泊的感觉,但是暂时是在一只定了锚的小船上。
      ■链接
  龙应台朱天文等三位作家获台湾九歌年度文学奖
  中新社香港二月二十九日电 台北消息:作家龙应台、朱天文及郑清文今天分别获得台湾九歌年度散文、小说及童话奖,并出席领奖。
  由台湾九歌出版社主办的该项台湾年度文学奖,今年除散文、小说奖外,并首度颁发童话奖,推出台湾第一部年度童话选,这本书的出版代表台湾童话不可忽视的坚强实力。台湾文坛近五十人出席颁奖典礼,作家柏杨等到场颁奖。
  目前在香港城市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的龙应台,今天很高兴从好友张晓风的手中接到该项她在台湾领到的第一个和文学有关的奖项。

相关热词搜索:龙应台 散文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贾平凹谈《带灯》:以女干部为原型讲述上访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