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香校园 > 正文

关于卡尔维诺
2013-05-09 12:08: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的故事,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包含在这些纸牌的交错摆放之中,只是我无法将它从众多的故事中分辨出来。我以一个不知其为何
      “我的故事,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包含在这些纸牌的交错摆放之中,只是我无法将它从众多的故事中分辨出来。我以一个不知其为何物的人的眼光观察那些牌,根据一种图像符号学进行解释叙述,当偶然排列的纸牌能够让我找到它们内涵的故事时,我就动手写出这故事。”在《命运交叉的城堡》一书中,卡尔维诺如是说。
      卡尔维诺动手写出的那些故事,在中国也走了一条命运交叉的传播之路。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似乎都在读马尔克斯、略萨、博尔赫斯、尼采、叔本华,卡尔维诺当时在中国的影响力有限。
卡尔维诺得以被更多人熟悉,是在2000年之后,南京的译林出版社一直在不遗余力译介他的作品。日前,译林又推出了精装版“卡尔维诺经典系列”,修订了2006年单行本译本,全套共16个品种(19本),呈现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卡尔维诺。“卡尔维诺经典系列”的责任编辑、译林出版社的姚燚在接受深圳晚报记者采访时说,卡尔维诺不为中国大众所知,可能因为卡尔维诺的作品对读者是有要求的,他不是那么容易读懂的作家。
      王小波一直喜欢卡尔维诺
      卡尔维诺早期在中国的引进,主要集中在小说上。1981年,译文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一个分成两半的子爵》,算是卡尔维诺被译介到中国最早的作品之一。之后,1985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意大利童话》,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金丝鸟王子》,均是意大利童话和民间故事。1989年,工人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我们的祖先》。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卡尔维诺的出版仍延续了这种交叉出版的状态。当很多人不知卡尔维诺是谁时,王小波对卡尔维诺表现了极大的兴趣,并曾在一篇文章中说:“我一直喜欢卡尔维诺。”卡尔维诺对历史文本的改写,在创作中表现出来的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童话般的梦幻色彩以及对小说艺术无限可能的探索,都对王小波产生了启迪和影响。王小波小说文体的诸多特征都带有卡尔维诺影响的痕迹。苏童也曾说:“卡尔维诺来了,他几乎让一个传统的小说世界都闪开了。”
      《我们的祖先》最受中国读者推崇
       2000年之后,译林是唯一成规模译介卡尔维诺的出版社。2001年,译林出版过五卷本精装卡尔维诺文集,也把《寒冬夜行人》、《命运交叉的城堡》和《意大利童话》收录“世界文学名著·现当代系列”。从2006年开始,译林又陆续推出“卡尔维诺作品”平装单行本,力求在各方面还原世界文学大师的经典风范,辐射更为广泛的群体。
      卡尔维诺在中国出版的图书中,《我们的祖先》三部曲,较受大家推崇,在中国内地有不同版本的单行本。姚燚分析,或许很多人觉得,卡尔维诺爆发“潜能”,作品发生一些根本性变化是在创作《我们的祖先》三部曲期间。《分成两半的子爵》和《树上的男爵》是寓言,可以照见现实的影子;《不存在的骑士》则是“反寓言”,描写了这个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他与文学主流格格不入
      卡尔维诺的书似乎并不是人人都能读得懂的,在浅阅读盛行的今天,译林花如此大力气推出卡尔维诺经典系列,多少有些吃力不讨好的味道。姚燚介绍,译林推出卡尔维诺这样的作家,本来就不是为了销量,或者说迎合大众读者。中国需要严肃阅读,译林也相信这种习惯可以慢慢培养起来。将国外高端的创作介绍给中国读者,这是出版社的责任。本次将已经出版的14种卡尔维诺单行本进行全新修订,统一规划,推出精装版的“卡尔维诺经典”系列,并忠于作者及出版者原意,将单行本中《我们的祖先》(三部曲)拆成《分成两半的子爵》、《树上的男爵》、《不存在的骑士》三本,并更新了卡尔维诺作品年表,以求更好地整体呈现卡尔维诺的经典之作。
       卡尔维诺曾说:“我对文学的前途是有信心的,因为世界上有一种独特的感受,只有文学才能赋予我们。”卡尔维诺去世时,被公认为最好的寓言作家、最有魅力的后现代主义大师。姚燚说,卡尔维诺在实验性文本中倡导一种轻逸美学,在沉重与轻逸之间表达了深刻的美学思辨精神,他的艺术创作在沉重的肉身中体现出了心灵的自由与清逸,具有深刻的哲学价值与美学意义。卡尔维诺在博尔赫斯那里认识到文学理念是一个由智力建构和管辖的世界,这与二十世纪世界文学的主流格格不入。

相关热词搜索:卡尔维诺

上一篇:贾平凹谈《带灯》:以女干部为原型讲述上访事
下一篇:文学与政治——近距离看林达

分享到: 收藏